智能家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智能家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马光远下一轮改革最迫切问题系政府市场边界

发布时间:2021-01-21 14:26:47 阅读: 来源:智能家居厂家

马光远:下一轮改革最迫切问题系政府市场边界

近日,经济学者马光远相约微博微访谈,就中国下一步的改革问题与网友们进行了交流。  对于网友十分关注的房价走势问题,马光远表示房价涨不涨,5年之内的决定权在政策,支撑房价上涨的不合理因素仍存在会推动泡沫,房价还会涨;五年到十年之内供需规律会替代政策,中国住房的供需将基本平衡,房价见顶;十年之后,房地产泡沫破灭,房价将持续回落。  由于历史和现实因素的叠加,令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格外突出。马光远认为解决当下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正确路径是设立大量的真正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而不是逼着大银行服务小企业。  对于下一步的改革问题,马光远认为中国改革僵局的突破只有两个路径:一是通过解决农民进城的问题打破城乡二元,并以此为突破口彻底废除不合理的户籍制度,进行新的土改;二是回到以前的共识,让国有企业真正从竞争性领域彻底退出,废除民企和国企不平等的二元格局,塑造平等的市场主体。  以下为部分访谈实录:  小微企业的所得税应该永久减免  提问:新任政府会推行减税吗?  马光远:我一直反对结构性减税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哪个国家不是结构性减税?中国现在税负的沉重不是结构性的,而是总体税负沉重。所以中国减税的方向不是什么结构性减税,而是控制总体税收规模,控制政府收入的上限。未来应该规定,政府的全部收入不能超过GDP的30%。  提问:哪些税是真实可行地减免?  马光远:中国的小微企业的所得税应该全部、永久减免!  提问:中小企业贷款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国家有可能会解决这样的问题吗?  马光远:专门为中小企业贷款的金融机构的短缺是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关键原因。我们之前的银行,都是为大企业服务的,让他们为中小企业服务,我认为这对大银行也是一种折磨。所以,正确的路径是,设立大量的真正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而不是逼着大银行服务小企业。  提问:中下企业生存很困难,国企效率低下腐败严重,国家需要怎么作为呢?  马光远:这属于严重的资源错配。中国的中小企业无论是GDP的贡献,还是新增就业,都是国企无法相提并论的。但在资源分配上,中小企业得到的金融资源、政策资源和大企业相去甚远。看看中国股市上,创业板和中小板占的比重,你就大概能感觉到资源配置扭曲到什么程度。  房价涨不涨,5年内决定权在政策  提问:您对房产税的征收怎么看?房产税会很快开始征收吗?房产税的普遍征收会产生怎么样的影响?  马光远:房产税是什么,为什么征,如何征,房产税和土地出让金的关系如何,谁有权决定征收房产税等基本问题论证清楚之前,我认为任何征收房产税的举措都是一种危险的举动。美国大法官说得好:“征税的权力事关毁灭的权力。”  提问:现在制造业的利润这么低,经营的得这么困难,大家都宁愿去炒房了。中国怎样扭转这个局面?如果房价再这样涨,我相信到头来谁也不愿意做实业了,中国经济崩溃的是必然的,你认为是吗?  马光远:经济发展的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一些人聪明的以为吹大房地产泡沫好处多多。但事实上,房地产泡沫吹大之后,不仅不会带动实体经济的发展,反而因为房租的上升增加企业的成本。很多书店倒闭,很多小企业倒闭,为什么,租不起办公场所了。  提问:很多分析人士都说明年上半年房价会强势反弹,您是持支持态度还是反对态度抑或保持中立态度?  马光远:房价涨不涨,5年之内的决定权在政策。我一直强调两个观点:第一,中国房价太高,很变态;但是,第二,如果支撑房价上涨的不合理因素存在,房价即使再变态,在5年之内还可能更变态。  我对房价的判断一直坚持:五年之内看政策,政策推动泡沫,房价还会涨;五年到十年之内供需规律会替代政策,中国住房的供需将基本平衡,房价见顶;十年之后,房地产泡沫破灭,房价将持续回落。所以,留给中国的时间只有10年!  下一轮经济改革最迫切解决的问题  提问:是什么导致了经济增长?这个原因在新中国建国历程中到底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马光远:改革开放!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仍然是改革开放4个字。这四个字要管10年,50年,甚至100年。  提问:各地方政府为保GDP,大搞基建,这种做法是否正确?财政税收增速高于GDP,高于百姓收入增速,未来改革能否扭转这种局面?  马光远:政府最该搞的“基建”是养老、医疗、教育这些社会保障的领域。把没课桌的学校的课桌补齐了,把养老金的缺口的大坑给填平了,把多少年没有达标的3%的教育经费给补上,把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解决了。这是最好的基建投入。  提问:中国到目前为止,经济转型做了哪些工作?成功了吗?有成功的希望吗?  马光远:中国经济转型的主体是企业而不是政府,政府只需要在政策上进行引导,而千万不要为企业的转型设计什么,甚至越俎代庖让企业怎么转。眼镜大王眼镜做的好好的,政府非要让企业去做高科技的光伏,光伏做了,眼镜大王却跑路了。  提问:中国下一轮经济改革最迫切要解决是哪几个问题?  马光远:最迫切的问题仍然是政府和市场的边界问题,政府能否退回到“三八线”之后,这攸关中国市场经济的真伪。  改革,就是为了更大地程度解放生产力,当前最束缚生产力的我觉得就是市场经济不彻底,政府直接干预或经营太多,驾驭资源太多,不尊重市场基础性地位。叫权贵资本市场,怎么打破?  我认为中国改革僵局的突破只有两个路径:一是通过解决农民进城的问题打破城乡二元,并以此为突破口彻底废除不合理的户籍制度,进行新的土改;二是回到以前的共识,让国有企业真正从竞争性领域彻底退出,废除民企和国企不平等的二元格局,塑造平等的市场主体。  提问:国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退,民又何时能进?  马光远:国不彻底退,民就很难进。  提问:很多学者是象牙塔里的理论  马光远:所以我一直提倡,学者应该走出象牙塔做学问。不到企业调研,不到地方调研,不走动走动,写的任何论文是没有意义的。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