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家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智能家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萧道成父子怎么崛起的袁顗庸才竟领兵

发布时间:2021-01-07 16:25:31 阅读: 来源:智能家居厂家

萧道成父子怎么崛起的?袁顗庸才竟领兵

刘宋张永、萧道成率领官军与寻阳方面的薛索儿大战,大破薛索儿的军队,薛索儿退守到石梁,粮食吃光了,大军溃散,薛索儿投奔乐平,被申令孙的儿子申孝叔所杀。(申令孙是被薛索儿所斩杀)

薛安都的儿子薛道智逃往合肥,到裴季之处投降,傅灵越逃到淮水之西,被朝廷武卫将军王广之活捉,押送给刘勔。刘勔指责他叛逆,傅灵越说:“全国各地纷纷起义,岂只我一人!薛安都不能任用贤才,只信任他的儿子和侄子,这是他失败的原因。人生在世总归一死,实在没脸求活。”

刘勔将他押送到建康,宋明帝刘彧本来想赦免他,但傅灵越始终不肯改口,最终杀了他。

邓琬因为刘胡跟建康官军沈攸之等人对阵僵持,很久分不出胜负,便加授袁顗为都督征讨诸军事。于是袁顗率领楼船一千艘,士兵二万人,抵达鹊尾。

袁顗本无大将的才略,又性情卑劣,在军营中,他从不穿军服,谈话也不涉及战阵,只是吟诗作赋谈论义理而已,对各位将领既不安抚鼓励,又不肯接见。刘胡每次讨论军事,袁顗对他的回答和应酬都很敷衍怠慢。于是,袁顗大失人心,刘胡对他更是恨之入骨。

刘胡因为后方补给未到,军中缺粮,向袁顗借襄阳的存粮,袁顗拒绝了,还说:“眼下还有两处住宅没有完工,正要用钱用粮。”又相信过路人的传言,说:“建康米价飞涨,一斗高达数百钱。”认为用不着进攻,建康将自行崩溃,所以按兵不动,坐等胜利。

萧道成的儿子萧赜为南康赣令,邓琬派人前去逮捕了他。萧赜的门客桓康担着萧赜的妻子裴氏和萧赜的两个儿子萧长懋、萧子良逃到山中,然后跟萧赜的同族萧欣祖等人集结门客一百余人,袭击郡城,攻破监狱,救出了萧赜。

南康相沈肃之率将士追赶萧赜,萧赜亲自迎战,活捉了沈肃之,然后自称宁朔将军,据郡起兵,与刘袭等人互相呼应。邓琬命殷孚总管赣江上游五个郡,防御刘袭等。

衡阳内史王应之起兵响应建康朝廷,袭击在长沙的何慧文,两人离开士兵单独决斗,王应之砍伤何慧文八处,何慧文砍断了王允之的一只脚并杀死了他。

刘嗣祖占据郡城以响应建康朝廷,广州刺史袁昙远派部将李万周前去讨伐刘嗣祖,刘嗣祖欺骗李万周说:“寻阳战乱已经被平定了。”李万周相信了,回军袭击番禺,活捉袁昙远,并将其斩首,明帝任命由李万周掌管广州事务。

各路官军与袁顗在浓湖对峙,很久都不能决出胜负。龙骧将军张兴世建议说:“敌人占据上游,兵力强大,地势险要,我们的力量与他们对峙是绰绰有余,但不足以剿灭他们。若是派出数千奇兵潜入他们的背后,在险要的地方筑城布阵,伺机发动进攻,就会使他们首尾难顾、进退两难。上游一旦被我们切断,粮食运输一定艰难,这是克敌制胜的良策!钱溪一带长江两岸最为狭窄,又距大军不远,水道曲折湍急,船只经过必须紧靠岸边,那里又有天然的码头可以停船。千人把守,万人不能通过,其它要害之地,都比不过这里。”沈攸之、吴喜都表示赞成。

这时,庞孟虬率兵前来增援寿阳的殷琰,刘勔派人请求援兵,情况极其紧急。建安王刘休仁打算派张兴世率军增援刘勔。沈攸之说:“庞孟虬的部队,像一群蚂蚁,一定没有什么作为,派遣另一位将领,交给他步骑数千人,足以把庞孟虬制住。而张兴世的这次攻击,可是安危成败的关键,绝不可半途而废。”

于是刘休仁命段佛荣率军增援刘勔,而另外选派战士七千人,轻快小船二百艘,配给张兴世。

果然,庞孟虬前进到弋阳时,刘勔派吕安国在蓼潭迎击,大破庞孟虬的军队,庞孟虬逃到义阳。王玄谟的儿子王昙善聚众起兵,夺取义阳,归附建康朝廷。庞孟虬又逃到蛮族居住的山区,死在那里。皇甫道烈等人听到庞孟虬战败的消息,纷纷打开城门出来投降。

张兴世率领二百艘小船,逆流而上,接着又返回,一连数天都是如此。刘胡听到消息,取笑说:“我还不敢越过他们的阵地去夺取扬州,张兴世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想轻易占领我的上游阵地。”于是不做防备。

一天晚上四更天,正好刮起顺风,张兴世的船队,张满风帆,向西鼓浪前进,穿过湖口、白水口,再过鹊尾。刘胡发现后,急忙派他的将领胡灵秀领兵在东岸追赶,紧跟着张兴世的船队前进。

晚上,张兴世停泊于景洪浦,胡灵秀也留在此处。张兴世暗中派遣部将黄道标,率七十条快艇直插钱溪安营扎寨。第二天,张兴世率主力西进,直接进驻钱溪新营,胡灵秀无法阻止。

刘胡亲自率领水陆联合的二十六支军队,前来攻击钱溪,张兴世的将士打算迎战,张兴世不同意,说:“贼寇离我们还远,气盛箭急。然而气太盛就容易衰弱,箭太多就容易枯竭,不如先等待。”命令将士照旧加强工事。

不久,刘胡的船队接近,进入旋涡,张兴世命寿寂之、任农夫率精壮军士数百人先行攻击,主力部队相继一起前进,刘胡败退,数百人阵亡,只得收兵而回。

当时,张兴世营寨还不够坚固,建安王刘休仁担心袁顗回军与刘胡合力再攻打钱溪,打算分散他们的势力,于是命沈攸之、吴喜用皮蒙在船上攻击浓湖,杀死敌军数千人。

当天,刘胡又率步兵二万人,披甲骑兵一千人,打算再攻张兴世,进抵钱溪相距只有数十里时,袁顗因为浓湖吃紧,命刘胡回兵增援,钱溪的营寨因此得以建成。

刘胡派人散布谣言说:“钱溪已经平定。”官军大为恐惧,沈攸之说:“不对,钱溪如果战败,众人中至少会有一人逃亡回来,这必定是他们攻击失利,散步假情报扰乱军心。”下令军中不得妄动。

不多时,钱溪的捷报传到,沈攸之把钱溪送来的刘胡士卒的耳朵、鼻子送给浓湖守军,袁顗大惊失色。

张兴世占领钱溪之后,浓湖大营的军队粮食开始缺乏,邓琬打算运送大量军需物资接济,但怕被张兴世截击,不敢前进。

刘胡率轻装船只四百艘,从鹊头江中内航道前进,打算攻打钱溪,中途对长史王念叔说:“我从小习惯于陆地打仗,不懂水站。步兵作战时,我是在数万人中间,可是水上作战,只能在一条船的上边,船与船单独行进,互相不能照顾,我只是在一条船的三十人之中而已,这不是安全之计,我不去干。”

于是,刘胡推脱得了疟疾,停靠在鹊头,不敢前进。他只派陈庆率三百艘船驶向钱溪,并吩咐陈庆不要与敌人接战,说:“张兴世这个人,我非常熟悉他,他会自动逃走的!”陈庆抵达钱溪后,驻扎在梅根。

写作素材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