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家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智能家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追梦少年系列泳坛小花高蕊我的偶像是孙杨【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7:04:39 阅读: 来源:智能家居厂家

编者按:

8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年一度的体育盛会――第十三届全运会即将在天津拉开帷幕。竞技场上,运动员们为了金、银、铜色的梦想你追我赶,不轻言放弃。竞技之外,你我之间,也有这样的一群少年,自愿挥别充满空调与手机游戏的暑假,来到运动场上刻苦磨炼,挥洒汗水。

在红网体育频道正式上线之际,第十三届全运会开幕前夕,红网体育从今日起特别推出“追梦少年”系列报道。

我们把镜头和文字毫无保留地献给那些在体育路上一直不懈追逐梦想的孩子们。愿他们的梦想从未离开,最终都能实现,愿多年后猛然回望前半生,依然是少年。

相关链接:【追梦少年】红网体育系列报道 聚焦体育路上追梦少年

红网时刻长沙8月17日讯(记者 向群)“我的偶像是孙杨,还有宁泽涛。我希望将来能够成为像他们那样的游泳运动员。”2017年8月4日早上8:00,正在长沙理工大学城南学院篮球场上、按教练要求跑步30分钟的高蕊,在听到红网体育记者问到自己的“偶像是谁”时,声音细小却十分坚定地说。

今年8月8日刚满14岁的高蕊,来自湘西吉首。“这孩子确实有游泳天赋,才练了两年,而且今年第一次尝试游1500米自由泳,但却已逐渐赶上好几个成绩比她出色的孩子。”拿着秒表、盯着孩子们跑步的教练谢昕,这样向红网体育记者介绍。

谢昕是湖南省游泳运动管理中心青少年游泳教练,他手下的这帮孩子,个个都已经训练了至少三年以上,而且绝大多数都是二级运动员以上的水平,但唯有高蕊例外。“之前我也是不想带这个孩子的,毕竟她的起点比较低,但经不住她家长的软缠硬磨,再加上我看到这孩子训练,的确能吃苦,就收下了。”

于是这两年的寒暑假,高蕊一放假就在母亲张婷的陪伴下,从吉首来到长沙,追逐她心中的那个梦想……

梦想以后成为游泳职业运动员的泳坛小花高蕊。摄影/周雨墨

刚学会“狗刨”,就拿游泳金牌

“高蕊其实是上小学六年级前的那年暑假才学会游泳的,可没想到,她才学会在水里浮起来,就拿了吉首市游泳比赛的金牌。”说起女儿练游泳,身为小学老师的张婷这样说。

“其实那时候她根本还不能说是学会了游泳,顶多是狗刨……”吉首大学师范学院附小的体育老师向阳松,算是高蕊的游泳启蒙教练,他这样向红网体育记者介绍。

尽管高蕊上小学开始就已经在中长跑方面显露出天赋,每次学校的田径运动会,她都能拿几块金牌,但10岁前,却从没下过水游泳。

高蕊学习游泳的日常训练:倒挂在杠上。这样可以帮助她锻炼腿部力量。摄影/周雨墨

“高蕊跑四百、八百、一千五成绩都不错,于是我就想,她的心肺功能、耐力能力应该不错,所以那年学校准备参加市里面的游泳比赛,我就让向阳松叫上了她,没想到这孩子还真有这方面的能力。”与歌唱家宋祖英同为一个村子、毕业于上海体院的吉大师院附小体育教研组长田静,谈到高蕊学游泳的情景时,这样回忆说。“我记得那时候高蕊刚刚学会蛙泳,蝶(泳)、仰(泳)、自由(泳)这些姿势都不会,就只能给她报蛙泳,可没想到她还真拿了金牌回来……”

据张婷介绍:自从那年一下水就可以浮起来后,高蕊自己对游泳就特别喜欢,加上她原本跑步成绩就不错,所以那次赛前训练虽然时间短,但进步却特别大,加上高蕊每次训练都非常认真、投入,所以进步也非常大、成绩提高也特别快。

“第一次参加游泳比赛就夺取金牌,虽说那会儿还是‘狗刨’式,可这给孩子极大的鼓舞,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坚持每天下水……”回忆起女儿开始学游泳的情景,张婷侃侃而谈。

拜师冠军教练,冯真也给她点赞

练习游泳不到半年,高蕊就已经在吉首“打遍山城无敌手”了。“吉首那会儿还没有恒温游泳馆,到了秋天后,就几乎不能下水游了,于是我就想,能不能到别的地方给她找教练呢?”张婷说。

于是2016年元月,已经上六年级的高蕊一放寒假,就拉着爸爸妈妈出发了。她想拜师冠军教练、湖南省游泳队总教头冯真。

张婷(前排左)与高煜蕊。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一月底的长沙,寒风刺骨,高蕊在父母的陪伴下,从吉首经长沙来到了株洲体育中心游泳馆。

那时候,湖南省游泳队正在这儿备战即将于当年四月开始的全国游泳冠军赛。高蕊来到用塑料布围成的泳池边,虽说还是早上八点,可听说池中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最少的都已经游完了六千米后,她的脸上立马现出了惊讶的神情。

高蕊正在做引体向上,这也是她游泳训练日常的一部分。摄影/周雨墨

曾培养出李玄旭、黄朝升、杨之贤、王柯成等一大批湖南游泳骁将的冠军教练冯真,看到瘦弱的高蕊后,眼中流露出一丝失望,不过在听说这个孩子是从吉首专程来请自己把脉后,冯真还是高抬贵手,让高蕊下水游游看。

“这孩子只会蛙泳呀,好像蝶、仰、自由泳都不会啊。”冯真问张婷。

“是的,她才练了不到半年,现在勉强会仰泳,其他的,还真不会……”张婷怯怯地回答。

“孩子,你起来。”看到高蕊在水中游了差不多两三个来回后,冯真说。

“喜欢游泳吗?”等到高蕊爬上岸来,冯真问。

“喜欢。”高蕊也同样怯怯地回答。

“为什么喜欢游泳,练其他的体育项目不好吗?”冯真又问。

“我就喜欢游泳,因为我知道您这儿也有一个我们吉首的运动员,他叫黄朝升……”高蕊骄傲地说。

“呵呵,这样呀。不过孩子,你可知道,练游泳是很辛苦的,像他们每天早上,基础训练都得六千米以上……”指着水中仍然在来回游的队员们,冯真说。

“我不怕,我就是喜欢(游泳)……”高蕊抬起头望着冯真果断地说。

“好,不错不错,我喜欢你这性格。不过你现在还来不了我这儿,等到你把四种泳姿都学会,过了一级(运动员)标准,或许你就能来我这儿了。”

铁了心,达一级成追逐目标

尽管这次未能进入省游泳队,但练习游泳,却从此让高蕊是张飞吃秤砣――铁了心。“这次跟冯教练见面后,我们回来更坚定了信心,既然孩子喜欢,我们当家长的就全力支持,幸福着她的幸福,快乐着她的快乐。当然,不一定非要当职业选手,把游泳作为业余爱好,将来能够成为孩子的一门特长,也就够了。”张婷开心地说。

从株洲回到吉首,高蕊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也同时找到了自己练习游泳的方向。而在株洲与李玄旭、黄朝升的合影,也成为了自己刻苦训练的动力。“那一次去株洲,真没想到能够跟黄朝升、李玄旭这样的运动员合影,我真的太高兴了……”尽管平常话不多,但回忆起在株洲能够与自己当时心中的偶像们合影,小蕊还是特别兴奋。

高蕊与湖南省第一位全运会游泳冠军廖雅丽合影。

高蕊与伦敦奥运会铜牌得主、2009年山东全运会冠军、湘籍游泳选手李玄旭合影。

高蕊与曾参加过游泳世锦赛的湘籍选手王柯成合影。以上三张图片均由向群拍摄

回到吉首,高蕊在家长的帮助下,又拜师吉首市的游泳教练周缘老师,在学习蝶仰娃泳姿势的同时,也开始苦练游泳基本功。

“上学的时候,高蕊一般是早上六点就起床,先要跑至少5公里,然后吃饭上学。傍晚下课后再去吉首市游泳中心,跟周老师练习,晚上十点左右回到家,再做作业……”说到女儿练习游泳,张婷介绍,“后来我们了解到,当年黄朝升还在吉首训练时(黄朝升也是吉首人),每天要从乾州跑到游泳中心,大约有8公里,这才有他后来进省队、在全运会上夺取金牌的故事,所以高蕊也一直把黄朝升在吉首刻苦训练的故事当作自己拼搏的动力。”

经过一年的努力,高蕊学会了四种泳姿,在周缘老师的帮助下,从去年夏天开始,高蕊终于拜入了谢昕教练的麾下。

高蕊与曾代表中国征战伦敦奥运会的湘籍游泳选手杨之贤合影。

高蕊与2009年山东全运会冠军、吉首人黄朝升合影。以上两张图片均由向群拍摄

“让她游1500(米),也是考虑到高蕊的实际情况。”谈到高蕊在自己队上的训练,谢昕介绍:“这孩子学游泳比较晚,相对来说各种姿势的掌握情况不是太好,但她训练很刻苦,像第一次游一千五百米,她是最后一个,但几天下来,她就开始追上好几个队友了……”

“经过这两年的训练,我们看到了进步,我和高蕊她爸商量,孩子现在的任务就是先达二级(运动员标准),然后再争取在初三毕业前冲击一级,或许进不了省队,走不了职业运动员道路,但如果能够达到这个(一级运动员)目标,那孩子将来上大学也就有了保证……当然,更重要的是,孩子自己喜欢游泳,尽管训练无比艰辛,她咬牙都要坚持。这些,也是我们始终坚持陪伴她的原因。”坐在长沙理工大学(城南学院)游泳馆的边上看着高蕊在泳池里来回游,张婷满脸欣慰地说。

8月16日上午,高蕊(右)训练结束后与母亲张婷在泳池边合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张婷写给女儿日后看的一段话

陪伴孩子,痛并快乐着

2017年7月31日

文/张婷

周日,一周唯一的休息日,早上5:30,条件反射似的醒来。这一个月,充斥着汗水与泪水。

月初,我还在吉首,女儿哭着打电话来,说她游得头晕、想吐,那日是刚开始一天两场训练,运动量大,她还没有习惯。

一天下午,一个1500米游完,刚到边休息了不到一分钟,教练又喊了出发,我心里甚是意外,难道孩子们能连着游两个1500米?那怎么游得起哦!游到2000米时,舍得孩子如我,也终于忍不住问教练:又是1500?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时,旁边的几个妈妈告诉我:上次我们没到的时候,一场训练拉了3个1500米,妈妈们安慰我:孩子游得起嘞,潜能是无限的!

可是我的内心怎么也淡定不起来,她在水里游着,我忍不住在水边随着她走,3000米下来,我了解到这场训练是4个1500米,忽然间感觉自己心疼不过来了。又想着,别的孩子都能坚持,我们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咬咬牙,反而淡定了,看着她第3个1500米,还能在水里奋力追赶,并且和同伴相距不远时,我忽然间也安心了。体育就是这样,一个不断探索身体极限的运动。

第四个1500米游完,她除了全身皮肤泛红,我看也没什么。原来,人的潜能真的是无穷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竟然意外地发现她游长距离比短距离优势更明显。

又有一天,第二场训练,8个400米,几个400米下来,我发现她一到边就把泳镜往水里浸,怎么回事?我走过去一看,原来她一直在哭,看到我走过去就把头扭开,看样子是不想我问她情况。可我还是忍不住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说,不是。那好吧,坚持!

回去路上,我又问:今天怎么在水里一直哭?她说:我今天好尽力了,但是就是不知道怎么赶不上前面那个人。

原来,这就是今天游泳池水暴涨的原因――敢情是你流的泪水呀……

前几天,不知道是长沙天气太热还是什么原因,她胃痛,吃什么吐什么,一吃下去就边走边吐,并伴有腹泻。这个症状的第三天,第一场训练完毕,她想给教练请一次假,得到的是教练坚定的拒绝:除了发烧和出血,其他情况都要坚持训练!队伍里有个女孩,手臂疼得摸都摸不得了,但是一直都在训练,而且是认真刻苦地在训练,只要能下水,有什么不能坚持呢?吃了药,中午12:30第二场训练,没有缺席。

7月,就这样快要过去,我们见到了许多特别优秀,却特别努力的孩子;见到了许多特别爱孩子,却爱在心底深处的家长。8月,在教练的严格要求下,期待更大的进步!

采访手记

来长沙这么久,她还哪儿都没玩过

文/向群

长沙的夏天,热得人无处可躲,可年仅14岁的高蕊,却坚持一放假就从吉首来到长沙集训。

“我真的好喜欢游泳。”坐在长沙喜盈门范城一家牛排店里,接受红网体育采访的高蕊瞪大着眼睛说。

不一会儿,一大块对于许多同龄孩子、特别是女孩子来说还颇有分量的牛排,就已经被“消灭”了,坐在旁边的母亲张婷,则不动声色地给女儿分出自己盘中的一块。

这是一个星期天,是一周训练中唯一一天休息时间。“高蕊早就想着要吃一顿牛排了,可来了这么久,除了训练,她还哪儿都没玩过。”张婷说。

从七月初来长沙已经一个多月了,母女俩每天早上六点准时从长沙火车南站附近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去参加训练。“经常是一上车,孩子就趴在我的身上睡着了……”张婷有些心痛地说。“可要是我说‘今天是否请假不去训练算了’,她就会跟我急……所以这一个月下来,即使来了例假,高蕊都没有缺课。”

初识高蕊,她当时已经是吉首市小有名气的“小黄朝升”了。“我们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会那么喜欢游泳”,张婷说,“即使是‘小升初’那段时间学习特别紧张,她都坚持每天早上跑步、傍晚训练、晚上回家做作业……而且还总是在距离放寒暑假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提醒我跟她爸爸赶快联系来长沙训练的事情……”

今年暑假,已经上初一的高蕊,更是一放假,就催着妈妈来了长沙。在长沙理工大学城南学院的游泳馆,谢昕老师让她开始游1500米,这可是高蕊之前从没尝试过的项目,让人没想到的是,高蕊竟然第一次就游完了全程。“第一次听谢老师让高蕊游一千五,我当时都傻了,这么长的距离,她能行吗?可让我吃惊的是,高蕊竟然没事样给游了下来,而且随后一段时间的训练,她的一千五成绩直线上升……”从开始心痛孩子到后来坦然面对,张婷直言“看孩子训练挺有意思的”。

在谢昕的队伍中,我还发现了好几位跟高蕊一样“不一定从事职业,但特别喜欢游泳”的孩子。一位已经考上长郡高一的小女孩早已经达了一级运动员标准,但同样是一放假,就跑来跟谢昕老师学习。“孩子自从练游泳后,吃饭、睡觉、学习,基本上都不用催,今年中考,她是凭文化成绩考起的长郡本部。”这位跟张婷一样看孩子训练的父亲说。

8月4日早上的这堂训练课,在陆上进行,30分钟的跑步,高蕊匀速跑下来,没偷一点懒,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在最前面,跑了7000米还要多。这天因为母亲有事回了吉首,接替妈妈来照顾她的是外婆。两个小时的训练课下来,高蕊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

“外婆,今天可以去吃个煲仔饭不,不吃(猪)肉,我要牛肉的那种……”

原来,自从开始进行游泳训练后,高蕊不知从哪儿听说运动员吃牛肉最好,从此后就自觉不吃猪肉专吃牛肉制品了。

明媚的阳光下,高蕊背着包、理了下刚洗过的一头蓬松的头发,跟外婆快活地走出游泳馆……

就因为喜欢,就因为疼爱,便有了孩子坚持与家人陪伴交织在一起的温情故事,缕缕感动萦绕心头。

神创九州

龙征七海

剑影聊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