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家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智能家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隔夜回购利率突袭30银行间市场尚未现钱紧冰模

发布时间:2020-10-19 05:26:35 阅读: 来源:智能家居厂家

“6·20”逼近,市场上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波澜。

6月18日,临近收盘前3分钟,上海证券交易所1天期国债逆回购(也称质押式回购)利率GC001(204001)狂飙至30%,并最终回落至3点收盘时的15.36%,较前一个交易日收盘时大涨1273个基点。其他期限产品也出现不同程度上涨。

某券商固定收益部主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飙涨主要缘于“打新股”引发的连锁反应。

与此同时,在银行间市场上,14天期shibor、质押式回购利率也出现了100BP左右的升幅。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认为,从基础货币投放来看,近期宏观流动性相对较为宽松,出现“钱荒”的可能性很低。

申万银行业分析师徐冰玉进一步指出,今年央行开始实行利率走廊机制,通过SLF、SLO和公开市场操作等工具较好地维持了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和利率水平。但由于股市流动性更加敏感和逐利,预计今年股市受到影响相对较大。

“打新股”引利率升6倍

简单来说,国债逆回购是一种短期借款,即投资者把钱借给融资者,获得固定利息;而融资者用国债作抵押,到期还本付息。逆回购的安全性较强,等同于国债,在市场资金紧张时尤具投资价值。从以往数据来看,GC001单日利率最高曾达100%,2013年最高单日年化收益为57%。

与此同时,交易所国债逆回购其他期限产品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扬。其中,7天、14天期利率分别上涨247.5个、38.5个基点,报收于6.430%和5.665%。前一交易日,各期限产品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扬。

某券商固定收益部主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主要是“打新股”引发的连锁反应。从需求端看,很多人通过交易所做质押式回购进行融资,扩大投资杠杆,但是现在为了“打新股”,资金供给会下降,从而造成资金供需失衡。

从报价方面看,一些限制的确会令发行价处于较低水平,同时由于监管层对新股发行数量进行了严格控制,会导致供需严重失衡,为新股在二级市场的上涨打下基础,而“打新股”需要资金。

据申万证券对6月IPO累计冻结资金量进行的测算,截至6月18日,累计冻结资金量约为1200亿元,之后逐渐增加,直到6月23日达到最高点预计约5000亿元,随后6月IPO对资金面的不利影响将逐渐减弱。

6月18日,联明股份(603006)、龙大肉食(002726)、飞天诚信(300386)和雪浪环境(300385)共4只股票进行网下网上申购。

上述人士续称,交易所市场的投资主体是基金、券商,而银行间市场是银行,前者体量也远小于后者,所以交易所质押式回购利率飙升对银行间市场的传导效应很低。

而实际上,18日当天,银行间市场各期限利率变动很小,只有跨季末的14天期产品利率上升幅度较大。但是,总体上利率水平都并不高,意味着银行间市场并未出现资金明显紧张迹象。

银行间14天shibor升100BP

观察银行间市场资金情况,主要有银行间市场质押式回购利率和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

截至6月18日11:30,隔夜、7天、14天期shibor分别上涨3.90BP、4.30BP、94.30BP,但利率水平并不高,分别为2.6390%、3.0740%、4.5110%。

再者,从银行间市场质押式回购利率来看,截至6月18日下午5点,R001、R007、R014分别上涨8BP、-1BP、143BP,加权平均利率也仅为2.6711%、3.0943%和4.4883%。

以此来看,银行间市场整体资金面目前并不紧张,主要是跨季末的14天期利率上涨幅度在100BP左右。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后期资金面不会出现紧张的可能性。

徐冰玉指出,在今年外部流动性注入较弱、存款增长放缓的背景下,在季末、年中这样的特殊时点,必然会对其他金融子市场产生“虹吸效应”。事实上,自2010年以来,每年6月,银行间市场、理财产品市场、股市均受到银行吸存的“季末效应”而表现较弱。

不过,多位人士认为,出现去年“6·20钱荒”的可能性比较低。

去年,外汇占款保持较快增长,依然是基础货币投放的重要渠道,在“6·20”前几周,是金融去杠杆化、央行坚持不“放水”甚至微量回收流动性等宏观背景。

但是,今年随着6月底临近,央行政策基调属于稳中偏松,上周(6月7日-13日)公开市场净投放1040亿元,这已经是连续五周实行净投放,总规模达3610亿元。可以看出,基于市场普遍担忧6月底的流动性状况,央行已提前作出了反应。

温彬表示,虽然外汇占款增幅放缓,但是近期央行通过定向再贷款、定向降准等举措,也释放了一定流动性。值得注意的是,往年财政存款的投放主要集中在11月、12月,但是为了达到政府投资目的以及稳增长,今年出现了提前的趋势,对流动性有改善作用。

财政部6月11日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财政支出同比增24.6%,增速为2012年7月以来新高,使今年前5个月的累计增速从4月份时的9.6%回升至12.9%。

此外,从银行内部管理看,一位银行资金运营部人士指出,银行内部也提前对流动性做了一定安排:一方面降低期限错配,以往可能是5年期资产对应1年期负债,现在这个杠杆降低了;另一方面,“非标”规模在萎缩,同业负债规模也随之下降。

一位国有大行资管部人士也指出,通过安排理财产品到期、较少“非标”投资等做了流动性安排,在一季度末时也有如是操作。

柏尚魅俪代理

q345b方管厂

2020深圳服装贴牌展